对话嘉宾
李王徽:韩国亚洲大学政治学教授,亚洲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代理所长
 
  • 李王徽

 
导语
从“美国围堵华为-中国建立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到中方发表《关于中美经贸磋商的中方立场》白皮书、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和美国财政部联合发布声明回应,再到中国官方连续发布赴美旅游、赴美留学预警,中美贸易战似乎正呈现不断升级的态势。

而不久前中国民众目睹的不明飞行物高度疑似潜射弹道导弹“巨浪3”的消息,以及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此前在新加坡出席香格里拉对话会时的强硬表态,以及中国官方近期数次就台湾问题表态,更让外界开始关注贸易战与地区安全问题的关联。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中美贸易战无疑让身处东亚的其他国家和地区增添了风险与不确定性。作为中国近邻,韩国如何看待中美贸易战对东亚经济合作与地缘战略的影响,及其在国际格局变化中的位置,多维记者就此与韩国亚洲大学政治学教授、亚洲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代理所长李王徽展开对话。
  • 多维

    中美贸易战已开始进入“边打边谈”的新阶段,韩国方面如何看待中美谈判的走向?

 
  • 李王徽

    美国不仅希望消除贸易逆差,还提倡数字保护主义、技术民族主义,有意将贸易战演变为霸权竞争的前哨战。特朗普总统背后的对华强硬派班农(Steve Bannon)、纳瓦罗(Peter Navarro)、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等人担心,若不能借此机会使中国屈服,美国极有可能在今后的霸权竞争中被迫转为守势。

    美国只要将贸易战视为霸权竞争的前哨战,那么就算中国两国就贸易谈判达成协议,也只是“停战”而非“终战”。预计今后两国不可能恢复到以往的关系。

 
  • 多维

    这是否意味着世界历史正处于某种转折点?此外,中美关系的演变将如何影响东北亚的格局?中国是否会成为区域内参与规则制定的一方?

 
  • 李王徽

    美国特朗普政府不仅将贸易谈判视为经济竞争,还将其视为战略竞争。从经济层面上看,贸易战(或许)能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但美国还向中国提出与贸易没有直接关系的要求。美国持有的这一立场可以从2017年美国制定的《国家安全战略》中明确看出,美国将中国视为侵害国家安全及主权的经济竞争者。另外美国对中国施加报复关税的理由中,还包含威胁国家安全这一项。

    回顾20世纪80年代的美日通商纷争,美国的目标就是遏制竞争对手崛起。当时担任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副代表,同时也是美国现任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将对待日本的方式也用在了中国身上。

    日本在20世纪80年代以后对美国仍旧保持贸易顺差,但美国自90年代后不再打击日本(Japan Bashing),原因是90年代初期日本“泡沫经济”崩溃,美国不再视日本为竞争对手。因此美国贸易政策的最终目标不是为了消除贸易不均衡,而是为保持/扩大美国与日本的经济差距。

    参照以往事例可以看出,目前特朗普政府的最终目的是为牵制中国崛起。实际上美国正在通过要求中国修改国内法,迫使中国全面放弃“中国模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这些要求对拥有主权的国家来说是干涉内政的不正当行为。如此无理的要求背后,隐藏着美国对华强硬派的一种逻辑,即通过贸易战的完全胜利确保美国在霸权竞争中的优势。因此,中美贸易战的结果将对东北亚秩序产生重要影响。

    若中国能很好地应对美国的压力,中国的影响力将不仅局限于经济,更会延伸至战略层面。而即使贸易战争进入长期化阶段,中国的经济影响力也不会缩小,原因有两点:

    首先,中国在2000年以后超越日本和美国,在亚洲地区成为供应链(value chain)及生产网络(production network)的枢纽国家。美国在某种程度上能摆脱这个网络或者建立新的替代方案,但几乎所有的亚洲国家都很难做到。另外,很难再出现一个能取代世界最大消费市场中国的新市场。若特朗普政府卸任后美国仍旧坚持保护主义,那么亚洲国家对美出口依存度将剧减。而印度若想要达到中国的水平,预计至少需要30年时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戴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往期对话